江涵秋

一往无前春风得意马蹄疾

你是什么做成的:江晚吟*蓝曦臣


蛋糕是软糯甜美的。我觉得澄澄是戚风蛋糕,清淡不腻,滋润嫩爽,虽松软,却又有弹性。曦澄女孩都知道,在他坚硬的外表下,尽是蛋糕般的柔软,尝一口(你敢?),是溢满口腔的香甜。🍰

宝石是闪闪发光的,澄澄永远是那样的耀眼,他不比任何一个人差一丝一毫。“明知不可而为之”,他担得起每一个字。他是我们的宝石💎

小秘密,是他失去金丹的真正原因,是他在责骂金凌后悄悄去偷看自家侄子的背影,是他每日清晨醒来后在蓝涣眉间的一个吻💋



雪,洁净,高雅。泽芜君,真真不愧是“霞姿月韵,清风霁月”的佳人。❄️

蜗牛,初时不觉,细细想来却是极符合的。他是一宗之主,身上背着沉重的责任,不能恣意仗剑走天涯,只能踽踽独行。但是后来,一个人住进了这个壳里。于是,重担变成了温馨的家。🐌

烛火的温度,像蓝涣的温柔,不热烈,却暖暖地将你(不,别想太多)包围,为你(不是你)照亮前行的路。从此,你(澄)的世界不再黑暗。🕯️

雪和烛火,还叫我想起古人烹茶煮雪,也是别有一番情趣。



仅以此,祝曦澄和曦澄女孩们中秋佳节快乐!🎑


明天也许有江澄*蓝涣(你是什么做成的)篇

【曦澄】原创藏头诗

送给我爱的曦澄和我爱的你们:

赠曦澄
蓝靛云深不知处,江涵秋影寒室扉。
曦照山林语人稀,晚入莲花坞中寐。
臣服佛前守菩提,吟诵阿弥祈来生。
是是非非入云雨,的的确确化清风。






靛、涵:名作动
云雨:我就是巫山的那个云雨

【曦澄】匪以玩物,维以修德(一)

设定双方都已暗恋对方良久,只是蓝大自知,澄澄不自知。(暧昧期)

正文:
姑苏蓝氏现任宗主爱好文房四宝,尤其对砚台喜爱有加。仙门百家深谙此事,每逢蓝家主办清谈会,必定挑好上成的墨宝前来奉上。


  江澄第一次得知此事,还是金凌告诉他的。彼时轮到金家主办清谈会,金凌需在几天内准备好各家的回礼。这任务却是江澄布置给他的,江宗主心想着,虽说这清谈会各家奉上的拜礼和主家的回礼只是面上的客套,甚至还带着几分炫耀自家财力、势力和显示两家关系的意味,本不须宗主亲自挑选,但到底金凌还小,这宗主的位子还未坐稳,礼数做全些也好树个亲和、有礼的形象;二来,这挑选回礼也是件讲究事,正好训练金凌的做人处事,也让外人体会到这金小宗主的心思缜密。毕竟,自己不能护这侄子一辈子。以后的路,既然不能为他铺好,便只能教他如何走。




不过,话虽如此,江澄却从未亲自挑选过拜礼和回礼,他极其厌烦这装腔作势、枯燥乏味的清谈会,更无需提这浪费他处理宗务时间的“礼数”。所以,当他得知蓝曦臣好玩砚这一“天下人尽知”的嗜好时,除了讶异这蓝家死板的教育、繁长的家规还能让蓝曦臣喜爱文墨外,竟还有一丝说不出的滋味,像是懊恼没有早知道此事,好亲自准备礼物,又像是吃味自己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此事的……



“!”江澄心里一惊,自己想这些做什么?!眼前似又浮现出了几日前他与蓝曦臣那场荒谬的云雨,虽当时只道是“玩玩”,醒来也走得潇洒,如今却是……陷进去了吗?



“。”江澄微怔,他此刻极其不愿听人提起蓝曦臣的名字,却又不可在金凌面前表现出来,只好将脑中想法胡乱甩出,却压不住内心一阵麻意,像百蚁在咬噬着自己的心。



“舅舅?”金凌一声轻呼让江澄从魔怔中挣脱出来,转头看向侄子那双好看的琉璃眼,竟鬼使神差地说道:“这事你就不用管了,我来准备蓝宗主的砚台。”话一出口,江澄便知不好,他怎会说出这般奇怪的话来。果不其然,金凌在江澄话音刚落时便惊讶道:“啊?舅舅你准备?你不是最厌烦准备这无用的回礼了吗?”江澄心下忐忑,却又无法将话收回,只好装作不屑地瞥向金凌:“怎么?你懂砚?”“嗯?不懂不懂。”金凌不知自己又怎么惹到了舅舅,江澄竟隐隐有了生气的趋势,只好将头摇成拨浪鼓,“多谢舅舅,金凌告退。”边说边小心翼翼地往门外退。江澄正巴不得这小子赶紧消失,拜挥挥手默许了。



金凌走后,江澄坐于桌前,看着如山的宗务,眉头紧锁。眼下他已完全没有心情处理这些宗务,刚刚短短一柱香内发生的事情只叫他此刻百感交集,内心仿佛有汹涌的大海在不断翻滚着浪花。他不禁扶额,思忖着自己今日究竟怎么了,是不是吃错药了……



再说金凌这边,从江澄那里“逃”出来后,虽心下疑惑今日舅舅的异样行为,却只道是泽芜君的人格魅力强大,连孤傲如舅舅都渐渐对他心生敬意。






文题出自苏轼《端砚铭》:“匪以玩物,维以观德。”

我知道江澄是对自己内心看得很清楚的人,这里私设他在爱情面前,稍稍有点,迟钝?

下一回,请看云梦江晚吟口嫌体正直地亲自做砚台?

我是高三党,这两天开学考,不定更,求谅解

最后,求小红心、小蓝手、评论?

背背get
床get
今日支线四完成✅
两万小姐姐:所以现在轮到我了?
黑爷:漆黑的墨镜🕶️下是深藏的心疼

所以,主线到底是什么时候🤔

万万:不,我想多趴一会儿……

可怜巴巴的小眼神get
老婆夸赞get
“走吧”去结婚!
今日支线三完成✅

收货道具眼镜👓一副
获得小主顾称号
今日支线二完成✅
黑爷:媳妇真可爱!我怎么会要钱呢!这帐么,得慢慢算😏
鸭梨:我的天!你!你们!

学霸万万get
老攻夸赞get
今日支线一完成
鸭梨:我在哪?你们在干嘛?

天生一对(MK)

开头小啰嗦:这是一篇MK cp分析向的文,主要是对MK这对情侣的理解和自己对MK的感情。

不喜勿入

如果看的话,麻烦仔细看哦,细节比较多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

以下开始正经地分析:

很多人说MK是初恋的感觉,甜蜜蜜的,没有什么大的波折,打打闹闹,你情我愿。是了,MK的确很甜,也的确没有经历什么大风雨,但是,说是初恋的感觉,我觉得某些地方还不足以表现他们的感情。


初恋,总是带着些青涩和懵懂,就像Kit的害羞、纯情,Ming的小心翼翼。然而,同时,Ming又是热情的,他的追求毫不掩饰,来势汹汹,排山倒海般将爱意直白地告知Kit(一直撩啊一直撩,真的是不能再撩了),会失望,会委屈,会吃醋,却不会藏着掖着。


因此,有人认为,这段感情里Ming是主动的,Kit是被动的。表面上可以这么说吧,但我内心觉得Kit其实也是主动的,只是由于性格原因,那种主动比较内敛。


比如,他会接受Ming的约会,会收下Ming的校之月绶带,会主动询问Ming喜欢他的原因。也许你会说,那是在Ming 的强烈攻势下不得已的妥协,但是,仔细想想,真的有那么“不得不接受”吗?不过是撅着嘴,眨巴眨巴眼睛,委屈巴巴地喊“P'kit~”,Kit那么理智的人(我一直这么认为),就这么轻易地接受了?不是的,一定不是,是Kit的心,他的心告诉他应该这么做。


毕竟,朋友,你真的不觉得“不能改天吗?(吃饭)”“给我干嘛?你还要拿着它拍拍拍呢!(校之月绶带)”“可是听起来不像前女友啊!”这这这这些话,不是欲拒还迎吗?不是默认自己的正主身份吗?这,这tm就是全盘接受啊!还有傲娇,傲娇,傲娇!


咳,好,言归正传,我们再来说“初恋”这个问题。


初恋嘛,总是有热恋期,然后会有争执、摩擦、厌倦。然而,MK不会,他们契合得完美到过分。我无法客观准确地说出原因,只是冥冥之中觉得,也许他们会有小争执、小摩擦,但绝不会有大争执、冷战,更不会彼此厌倦。也许有些绝对了,因为在我心中,这是一对互相的“度”把握得极其好的cp。


初恋还有一个特点,就是冲动和莽撞,嗯,年轻不懂事,比较肤浅吧。怎么说呢,就仿佛有人说Ming很傻,傻乎乎地追,傻乎乎地对Kit唯命是从。这还是一个表象。我觉得,Ming的心中是有一把秤的,他会察言观色,他能看懂Kit的内心。


他不是一昧地追逐,他知道,这从来都是一场双向恋爱,他所要做的,不过是台面上的主动。


Ming对Kit的观察一直细致入微,他会在被服务员和顾客犯花痴之后主动调整座位,他能说出Kit生气时的语音语调。


我不认为这是套路,也许他会用套路去应对他的13个前女友,但Kit不一样,且不论Kit是一个男孩子,就是他的心,他对Kit的关心与爱慕已经不需要他使用套路了。


再从Kit的角度来说。首先,Kit绝不是因为Ming的狂热追求而接受得这段感情。作为一个有前黑道老大身份的哥哥的大学生,即使被保护得再好,也或多或少见过社会的黑暗面。他对于自己对Ming的情感是深思熟虑的,是成熟得不带一丝稚气的。在Kit家的那一晚上,在他们确定关系的短短一分钟,不仅仅有从心的爱情,更有长期的前期铺垫和心理斗争。


OK,讲完MK和初恋的关系,让我们穿越一下,回到MK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还记得吗,他们互相的第一印象?


Kit:“很高,不黑,健康的小麦色,和Pha不一样的帅气!”

Ming:“高中的学长,还是个子矮矮的,还是很可爱!”


喂喂喂,难道你们不觉得,这里已经有了苗头,已经现了端倪?就只是这两句话,就已经很暧昧了好吗?!


总结前文,MK既有初恋的感觉,又都谈过恋爱(某位还有十几个前任),那这是什么?这tm是天生一对啊!天生一对!!!


(等等,本来是抒情议论文,怎么突然如此欢脱了,我要强行扭转文风。)


最后,是我对MK的情感——


Ming&Kit——MK
因为他们,我爱上了这两个大写字母的组合,那样的和谐,那样的完美,连读起来都那样过分的顺口。

入耽美圈以来萌过不少cp吧,没有哪一对如此喜爱,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。

是心头的白月光啊,是掌心的朱砂痣啊

是连偶尔想起都会不自觉地微笑

也许中毒了吧,中了MK的毒,但我甘之如饴

MK,是永远的MK,是一辈子的MK

椰奶女孩们,也是永远的,一辈子的,要一直在一起哦~

一起守护天生一对的爱情❤️

中秋贺文(MK)小甜饼 一发完

Kit最近迷上了中国菜,从川、鲁、粤、苏到浙、闽、湘、徽,公寓小小的厨房里摆满了中式刀具、调料和食材。在医学院里,Kit是有名的“上得了手术室下的了厨房”,可是中国菜的复杂工艺却令Kit十分头疼。但是,Kit秉持着“帅气的男人不能轻言放弃”的原则,怀着对中国菜的满腔热血,每天变着花样给Ming做中国菜。看着自家小狼狗吃得直摇尾巴,Kit很是满意。


然而,Kit不知道的是,Ming其实一点也不喜欢吃中国菜,苏菜和浙菜还行,川菜和湘菜就会让Ming的胃超负荷了。自从他们在一起后,每天的伙食就由Kit来负责,Ming感觉自己天天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看着Kit充满希冀的星星眼,Ming无论如何也不愿让自己心尖上的人露出失望的表情。


今天是中国的中秋节,Ming准备干一件大事情。他上网搜索了中秋节的习俗,忍痛放弃了制作略难的月饼,确定了一个较好攻克的目标——菱汤。


首先,Ming花了一上午奔走于各大超市、菜场,集齐了所有食材。然后,他花了一个中午,emmm……研究菱汤的做法。大概流程搞明白之后,Ming开始着手剥菱角。生菱角的三个刺尤为突显,Ming才磕磕绊绊地剥了几个,手指上的皮就已经磨破了。他抬头看了眼时间,来不及了,只能硬着头皮剥下去。


好不容易剥完了所有的菱角,Ming的十根手指都已血迹斑斑,他咬着牙将准备好的食材全部放入锅中,不小心汤水溅到手上痛得直抽气。时间一点点过去,锅里乳白色的汤汁冒起了泡泡,香气一点点氤氲开来,Ming小心地搅动着勺子,感觉熟透了才拿来碗将菱汤盛入。(他从网上某个帖子上看到菱角如果有一点生就容易腹泻)两碗满满的菱汤被端上了餐桌。Ming拿着勺子试了一口汤,嗯,咸淡正好,味道也不错,就是不知道Kit会不会喜欢。


Ming想象着Kit一脸满足地吃着菱汤的样子,嘴角不禁勾起,好看的眉眼也弯出了弧度。他沉浸在幻想的幸福中,以至于Kit何时回来了都不知道。“Ming!一个人傻乐什么呢?!”Kit皱着眉,用嫌弃的眼神瞅着Ming道。“嗷!P'Kit!你回来了!我好想你啊!”Ming正想飞扑上去,却在半路刹车,锁了回来——他不能让Kit知道自己手受伤的事,为此他还特地没有贴创口贴也没有缠纱布,他不愿让Kit心疼。


Kit狐疑地看着举止奇怪的Ming,但不一会儿注意力就被餐桌上的菱汤吸引了:“这是什么?好香啊!”“这是菱汤!Kit,我特意做给你吃的哦!”Ming讨好地将其中一碗菱汤端给Kit。“菱汤?不是中国菜吗?你怎么会做?”Kit接过碗,一脸难以置信。“你老公我这么厉害,当然什么都会做啦!快尝尝吧,Kit!”Ming眨巴着星星眼,撅着嘴朝Kit撒娇。受到香味的蛊惑,Kit暂且没有理Ming“老公“的自称,把头埋进碗里喝了一口汤,嗯,味道,居然,还不错?!“Ming这小子还是很有做饭的天赋的嘛。”Kit腹诽道,但表面却依旧波澜不惊。


“怎么样?怎么样?”


“嗯——一般般吧,可以下咽。”然后夹起一个菱角放入嘴中,清香在口腔中弥漫开来,Kit开始了优雅的进食(狼吞虎咽)。


Ming好笑地看着自家口是心非的媳妇,但是,没有关系,他喜欢吃就好。


“你也吃啊!快冷了。”因为嘴里塞得满满的,Kit有些口齿不清,嘟嘟哝哝甚是可爱。Ming被萌得心脏扑通扑通狂跳,竟忘了自己的伤,伸手拿起了勺子,下一秒就被滚烫的温度(会导热)痛得缩回了手。“嘶——”一身冷汗。这下瞒不住了,Ming把手背在身后,委屈巴巴地看着Kit。“死Ming,你瞒着我什么?”从进门开始就不对劲,“把手伸出来!”


Ming踌躇着,在Kit“凶巴巴”的眼神下,不得不把双手从背后慢吞吞地挪出来。“快点!”Kit抓住Ming的手腕,一用力将那双手拉近了自己眼前。“嘶——”这回是Kit倒吸一口凉气。那双好看的、总爱抚摸自己的手如今已“面目全非”,到处都是破皮和血渍,红色的伤口密集而又可怖。Kit的双眼几乎是立即红了,说不清的感觉涌上心头,好像有无数细密的针戳着自己的心。


“Kit,我没事,不疼的,你别这样。你喜欢吃就好。”看着自己的小男友红了眼眶,Ming登时失了方寸,就怕那泪珠儿滚落下来。他不希望Kit这样,他会心疼的。


Kit的心里现在很乱,脑海里全是Ming以前对自己的好,他的笑,他的撒娇……


“受伤了不知道要包扎吗?家里有医生不会问?还有你是不是傻,菱角要煮熟了再剥,生的剥你当你是机器人啊……”Kit嘟囔着,声音越来越小。


Ming正想调戏一下Kit来活跃气氛,却忽的睁大了双眼。“P'Kit……”此时的Kit正将一个深情的吻轻轻印在Ming的手指上,那样的虔诚,那样的温柔,仿佛是对待世间珍宝。紧接着,温凉的唇变成了湿热的舌,一丝丝,一寸寸,舔过布满伤痕的手指。Kit有些颤抖,他的脸早已羞红,但他没有停,他也不愿停。


Ming怔在原地,Kit软软的舌头仿佛在舔舐他的心,那种麻麻的感觉如同电流流遍了全身,他甚至能感受到Kit舌苔的粗糙……


“嗯!”Ming突然站起,像惊醒的狮子般,猛地抱住了Kit,没有多余的动作,只有沉重的呼吸声。两人抱得很紧,像是要把对方嵌入自己的身体。


“菱汤很好吃。”Kit突然说,“但是我不喜欢吃中国菜了,我还是喜欢吃泰国菜。”傻瓜,以为你胃疼我不知道吗?以前是我太任性,真的对不起。


“啊!”突然一阵天旋地转,Ming抱起了Kit(公主抱),大跨步地走向卧室。


“你不吃晚饭了吗?喂!”
“吃你!”
“靠!手不疼了吗?你给我停下来!死Ming!呃……”
……(此处省略一万字)



有那么一瞬间,Kit觉得,自己的生命之所以真切实在,是因为承受着一个叫Ming的男人的身体的重量。














第一次发文,文笔不好,大家见谅啊🙈
本来是要昨天发的,但是光写文就写到了凌晨,只能今天发了(。ì _ í。)
菱汤的梗是因为我昨天去外公家吃了,emmmm……有些细节不要在意🙃
还有网上看到菱汤+猪肉=腹泻+肝痛,似乎可以写FB文?
以后应该还会发文(就我之前发的那个视频里有好多梗)但是学生党真的伤不起啊😭
最后,希望大家喜欢😘也欢迎来勾搭我啊!

咳咳,我今天有点嗨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
想写文很久了,提纲也写好很久了
我觉得如果不把这个放出来我是没有决心写完一篇文的🙃
不要仔细看,因为你们也看不懂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