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涵秋

一往无前春风得意马蹄疾

【曦澄】匪以玩物,维以修德(一)

设定双方都已暗恋对方良久,只是蓝大自知,澄澄不自知。(暧昧期)

正文:
姑苏蓝氏现任宗主爱好文房四宝,尤其对砚台喜爱有加。仙门百家深谙此事,每逢蓝家主办清谈会,必定挑好上成的墨宝前来奉上。


  江澄第一次得知此事,还是金凌告诉他的。彼时轮到金家主办清谈会,金凌需在几天内准备好各家的回礼。这任务却是江澄布置给他的,江宗主心想着,虽说这清谈会各家奉上的拜礼和主家的回礼只是面上的客套,甚至还带着几分炫耀自家财力、势力和显示两家关系的意味,本不须宗主亲自挑选,但到底金凌还小,这宗主的位子还未坐稳,礼数做全些也好树个亲和、有礼的形象;二来,这挑选回礼也是件讲究事,正好训练金凌的做人处事,也让外人体会到这金小宗主的心思缜密。毕竟,自己不能护这侄子一辈子。以后的路,既然不能为他铺好,便只能教他如何走。




不过,话虽如此,江澄却从未亲自挑选过拜礼和回礼,他极其厌烦这装腔作势、枯燥乏味的清谈会,更无需提这浪费他处理宗务时间的“礼数”。所以,当他得知蓝曦臣好玩砚这一“天下人尽知”的嗜好时,除了讶异这蓝家死板的教育、繁长的家规还能让蓝曦臣喜爱文墨外,竟还有一丝说不出的滋味,像是懊恼没有早知道此事,好亲自准备礼物,又像是吃味自己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此事的……



“!”江澄心里一惊,自己想这些做什么?!眼前似又浮现出了几日前他与蓝曦臣那场荒谬的云雨,虽当时只道是“玩玩”,醒来也走得潇洒,如今却是……陷进去了吗?



“。”江澄微怔,他此刻极其不愿听人提起蓝曦臣的名字,却又不可在金凌面前表现出来,只好将脑中想法胡乱甩出,却压不住内心一阵麻意,像百蚁在咬噬着自己的心。



“舅舅?”金凌一声轻呼让江澄从魔怔中挣脱出来,转头看向侄子那双好看的琉璃眼,竟鬼使神差地说道:“这事你就不用管了,我来准备蓝宗主的砚台。”话一出口,江澄便知不好,他怎会说出这般奇怪的话来。果不其然,金凌在江澄话音刚落时便惊讶道:“啊?舅舅你准备?你不是最厌烦准备这无用的回礼了吗?”江澄心下忐忑,却又无法将话收回,只好装作不屑地瞥向金凌:“怎么?你懂砚?”“嗯?不懂不懂。”金凌不知自己又怎么惹到了舅舅,江澄竟隐隐有了生气的趋势,只好将头摇成拨浪鼓,“多谢舅舅,金凌告退。”边说边小心翼翼地往门外退。江澄正巴不得这小子赶紧消失,拜挥挥手默许了。



金凌走后,江澄坐于桌前,看着如山的宗务,眉头紧锁。眼下他已完全没有心情处理这些宗务,刚刚短短一柱香内发生的事情只叫他此刻百感交集,内心仿佛有汹涌的大海在不断翻滚着浪花。他不禁扶额,思忖着自己今日究竟怎么了,是不是吃错药了……



再说金凌这边,从江澄那里“逃”出来后,虽心下疑惑今日舅舅的异样行为,却只道是泽芜君的人格魅力强大,连孤傲如舅舅都渐渐对他心生敬意。






文题出自苏轼《端砚铭》:“匪以玩物,维以观德。”

我知道江澄是对自己内心看得很清楚的人,这里私设他在爱情面前,稍稍有点,迟钝?

下一回,请看云梦江晚吟口嫌体正直地亲自做砚台?

我是高三党,这两天开学考,不定更,求谅解

最后,求小红心、小蓝手、评论?

评论(3)

热度(18)